戴晓凤:再提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及其对策建议


中小企业融资难,一直是困扰我们的难题。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年年讲,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可是难题依旧。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为何如此难化解?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在湖南省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是从融资需求与融资供给角度,分别对中小企业融资需求与金融机构信贷供给两个方面进行调研。为此,我们到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货币信贷处、湖南省政府地方金融证券办小贷处、中信银行长沙分行城北支行、兴业银行长沙分行营业部等单位进行了实地调研


二是选取融资最困难的农业企业与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调研对象,通过剖析农业企业的融资状况与农村金融机构对县域中小企业的支持情况,进一步了解当前中小企业在获得金融支持方面的生态实况。首先我们与湖南省中小企业局合作,向全省400多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进行问卷调查,回收有效问卷297其次我们选择湖南省耒阳农村商业银行为核心调查对象,并对全国在金融服务县域中小企业做得好的吉林省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山东潍坊农村商业银行进行了实地考查这些调研,让我们获得了很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一、中小企业融资现状与问题


(一)中小企业融资供给状况与问题


1、正规金融(银行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金融供给


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供给比重与中小企业在经济中的占比不相符。根据人民银行相关数据显示,湖南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近几年对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的规模不断扩大,由2009年的2880.04亿元增加到5856.49亿元,年均增长28.84%,大大地快于大型企业14.44%的贷款增速。其结果导致中小(微)企业贷款占全部企业贷款余额的比重不断上长,2012年达58.05%,较上年上升3.25个百分点。但是,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虽然迅速增长,却仍然与中小(微)企业在湖南省国民经济中的主体地位不相符。


调研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末,中小(微)企业占全省企业总数达99.8%,其年末贷款余额仅在金融机构全部企业贷款中的比例不到六成。这就是说,在企业总数中占比仅为0.2%的大型企业,却得到了金融机构四成多的企业贷款支持。


地方商业银行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作用没有高度重视。截止2012年末,湖南省中小企业贷款余额中,7家全国性大型银行占比超过五成,达54.85%,是绝对主力;其次,14家全国性中小银行占比为26.67%,二者之和占了中小企业贷款余额的八成以上;再次,省联社和2家城商行也为中小企业贷款做出巨大贡献,分别占比10.18%7.94%,二者之和达18.12%;其他金融机构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家城商行(长沙银行和华融湘江银行)的中小企业贷款余额为477.65亿元,平均为238.83亿元。而14家全国性中小银行的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604.76亿元,平均每家只有为114.63亿元,还不到省城商行的一半。这说明与全国性中小银行相比,城商行具有地缘优势,能够在缓解本地中小企业资金问题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省联社下属的农商行、农合行和农信社的作用也不可忽视,必须高度重视。


中小企业融资利率普遍高于基准利率。我们从贷款利率相对于基准利率的增减变动情况看,20121月至20136月期间,有7.24%的大型企业能够以低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利率水平获得贷款,而只有2%的中小企业能够获得这样的优惠;同时,还有近六成的大型企业能够以基准利率获得贷款,而同样只有三成的中小企业能够以基准利率贷款;对于大部分的中小企业来说,其贷款成本均要高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这一比例达68.52%,是大型企业的近两倍。 


调查结果还显示,有28.97%的中小企业支付的利息成本是基准利率的1.11.3倍,而这个水平上,大型企业的比例为7.1%。并且有近两成的中小企业得到贷款的利率在基准利率的两倍或两倍以上。由此可见,中小企业的贷款成本的融资困难不仅表现为难以融到资金,还表现为其融资的成本较高。


2、民间金融对中小企业的金融供给


民间借贷成为中小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为了估算2012年全国民间借贷的规模,我们假定2012年民间融资规模与贷款余额、GDP的比值,相较于20042011的平均水平没有明显变化,并且,为保证数据更符合实际,对目前主要使用的测算方法进行了适当调整(具体测算方法与测算过程见附录),由此我们估算的2012年全国民间融资额为42807亿元,并以此为基础,推算出湖南省2012年的民间融资额应为1831.3亿元。加上从正规金融得到的5856.49亿元贷款,中小企业得到的总资金供给就为7687.79亿元。其中民间融资占比为23.82%,近四分之一。


民间借贷利息高昂。从人行监测的湖南20111季度到20132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看,虽然去年年底以来,小贷利率有所下降,但是从总体来看,其贷款利率仍然较高,平均为16.7%。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企业贷款利率数据,2011年企业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为7.83%2012年为8.04%2013年上半年简单平均利率为7.7%,可见小额贷款利率均在企业贷款利率的两倍以上。


(二)中小企业融资需求状况与问题


为全面了解民营经济的融资需求情况,我们联合湖南省乡镇企业局向全省400多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进行问卷调查,问卷回收297份。297家有效样本企业平均注册资本为4094.22万元,经营年限都在6年以上,297家企业中省直属企业12家,长株潭地区28家,其余地区257家。


1中小企业融资渠道狭窄且对银行信贷依赖程度高


首先,从中小企业融资来源看,主要是银行贷款。在统计的企业中,55.89%的企业主要融资渠道相对单一。在各种融资渠道中,有88.89%的企业选择了银行贷款作为其主要融资来源,而其它融资渠道相比银行贷款在企业融资中的作用明显偏小。


其次,从中小企业银行信贷融资选择结构看,有35.69%的企业选择大型国有商行,31.22%的企业选择股份制商行和中小商行,只有15.49%的企业选择股权融资,而选择小贷和民间借贷的企业数目则较少,不足3%


2、大多数民营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困难且中小微企业尤其严重


调查结果显示,65.66%的企业认为从银行获得贷款“困难,但可以争取”,5.39%的企业认为“很困难”,只有28.28%的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比较容易。而认为获得银行贷款困难的企业中,81.99%的企业的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下,而在认为从银行获得贷款容易的企业中,34.52%的企业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上,可以说明中小企业要获得银行贷款确实比较困难。


3、民间借贷成为中小企业的无奈选择


首先,中小企业虽然不愿意选择却仍有不少企业参与民间借贷。在统计的297家企业中,就有占比22.9%的企业在最近三年中参与过民间借贷。其次,参与过民间借贷的企业53%是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贷款,26%是通过商会、合会等方式的合法集资,19%是通过中介从私人处借款。第三,民间借贷成本基本都在四倍基准利率以内。民间借贷的借贷成本,不同企业差异较大,89%的企业从民间借贷的成本集中在4倍基准利率以内。


由以上所述可知,民营企业不仅融资获得难,而且融资成本高,一句话,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始终没有得到缓解。 


为什么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始终无法缓解?融资难究竟难在何处?


二、中小企业融资的根本原因


(一)现有金融体系存在缺陷


1、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体系下企业融资对银行信贷过度依赖


现有金融体系,一直是传统的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体系,并且金融发展战略上,国家层面始终是以发展银行金融机构为重点。


以银行占主导地位的金融体系结构,形成单一的信贷供给式的资金融通渠道,造成我们的企业对银行贷款的过度依赖,也形成了目前中小企业无论条件是否成熟都以争取银行贷款为首选融资方式。如我们所调研的297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中,88.89%的企业选择了银行贷款作为其主要融资来源


2、银行贷款的特点与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的资金需求结构不吻合


中小企业多数处于企业生命周期中的发展期,有些还是初创期,基本上不具备充分的银行信贷要求的条件,因此,融资难不可避免。由此也决定了无论政府花多大力气,要求并鼓励银行为中小企业贷款,都是不可实现的。


3中小企业的信贷风险决定其利息水平增高


中小企业融资难,难就难在不具备充足的银行信贷担保要求的条件,且仍然对银行信贷的高度依赖。


对于信贷担保条件不够充分但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和经营状况正常的企业,为了弥补贷款申请企业担保条件不足的缺陷,银行常用的方法有两种:一是由第三方提供担保,二是提高利息率。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增高。尤其是对于大中型银行金融机构,其利率受管制,当利率水平无法覆盖风险时,要么是不放款,要么是提高抵押保证水平。


综上所述,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主要是因为制度体制原因所致。


(二)已有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手段与方法存在偏误


1、民营中小担保公司作为第三方担保存在先天缺陷


为了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首先是要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过程中担保不充足问题,各级政府采取的主要手段就是成立中小担保公司。即希望在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不足时,由这些担保公司提供担保。


然而这样一种机制究竟是否能够担负起这个责任呢?这首先要弄清楚银行为什么不愿意为那些担保条件略显不足的企业发放贷款?其根本原因就是银行不愿意也不可能承担相应的风险。中小担保公司在此的作用就是承接银行转嫁的风险。那么这就要问:银行都不愿意也不能够承担的风险,凭什么中小担保公司会愿意来承担呢?它又是否有能力来承担呢?


我们一直都在忽视担保公司的担保能力这个问题,其结果是,担保公司一旦成立,必然是无法从事专业担保业务,而大多转向经营小贷业务。这是因为:第一,中小担保公司的注册资本一般在500020000万元之间,这个能力作为担保不仅杠杆作用小,而且只要贷款稍有不良,担保公司就会陷入困境。第二,中小担保公司仅靠担保收费,很难维持。中小企业的担保费率一般在4%左右,这个费率水平对于借款企业来说,无疑是大幅度增加了贷款成本,但对担保公司来说,与其承担的风险水平是不相匹配的。加之担保公司资金规模小,总收益受到严格制约,因此,担保公司仅仅从事担保业务根本无法生存。


    2、中小银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存在制度缺陷


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时,普遍的认识与做法就是通过成立中小银行,以作为大银行的补充。然而,大银行为什么不愿意向中小企业发放贷款?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小企业信贷条件不充分,存在潜在信贷风险,加之银企间的信息不对称,经营中小企业贷款的成本高。


由此,我们要提出一个问题:大银行都不愿意承担的风险,中小银行凭什么能够承担呢?正是由于“大银行面向大客户发放大贷款,而小银行面向小客户发放小额贷款”这样一种战略思维,决定了现在大部分中小银行经营上的艰难:一方面,在区域里,大客户争不到,小客户多为非优客户,贷款风险大、经营成本高,由此造成我国目前的银行业苦乐不均;另一方面,由于大银行的优势,造就它们在吸收存款方面具有强大优势,而这些大银行在这个区域里吸引的资金并不都使用于本区域。


这样一种金融的制度安排直接导致区域性企业融资困难。比如,在耒阳的调研中,工行、农行、建行的贷存比不足40%,邮储更是不足6%,而这几家在当地吸收的存款已经超过70%,且它们把政府项目与在当地的大型企业贷款全部揽括。


3、城商行与农商行作为支持民营企业的主力却受信贷配额的限制


湖南省情况看,长沙银行、华融湘江银行等地方城市商业银行,已经成为支持本地中小企业发展的重要力量。特别是从县域经济看,农商行与农信社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主要金融支持者。如从耒阳市的情况看,全部金融机构的贷款总量中,耒阳农商行占三成、工行与建行占三成,农业银行占两成,其余为其他金融机构提供。而从耒阳农商行来看,其贷存比才达50%多一点,但由于受贷款配额的限制,无法增发贷款,大量的余裕存款无法使用,只能以同业存放方式存在其他银行里。


(三)企业拥有的融资抵押担保物品与银行现行管理规定不符合


对于抵押担保不足,调研中中小企业反映得最突出的问题并非是没有抵押担保物,而是缺乏银行愿接受的抵、质押资产。如我们的问卷调查中,认为融资困难是因为“缺乏银行愿接受的抵、质押资产”的企业达56.99%;而认为 “缺少质押、抵押物而不愿意提供贷款”的企业占40%


由此可见,企业能够提供的抵押担保物与银行愿意接受的抵押担保物之间在规定上存在矛盾,究其原因,主要有四:


1、 我国在抵押担保权的确认上存在法律障碍


如农村流转土地、包含特许经营权等的无形资产等等,都无法作为抵押担保物。这样的结果是很多可以作为抵押物的资产与财产都无法作为担保物进入。


2、 缺乏资源资本化的有效途径


资源资本化的实质是企业出资获得的一切生产要素都要能够进入企业资产负债表,以此形成企业经营资产。企业只有获得各种各样的资产,才具有再融资的能力。目前各级政府都在提资源资本化问题,但都只限于概念的层次,缺少真正让资源资本化的实际操作。


3、 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


如我们在潍坊农商行调研时就发现,由于当地农业非常发达,寿光农民的蔬菜大棚都可以作为抵押物,原因是一个大棚年收入都在十五万元以上,因此,具有很高的流动性。而我们的浏阳农商行,尝试运用农民宅基地作抵押提供贷款,结果是遇到不还款时,却是束手无策。


4、银行金融机构现有风险管理办法的决定


所有银行,在风险管理中都有追责制,即对形成的不良贷款实行责任人追溯制度。加上各个银行都设立有抵押担保品目录管理,因此,只要不是这个目录里具有的名目,虽然具有充足的担保性,但一般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都会采取不接受的态度。


三、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建议


综上所述,多年来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上,不仅在制度上而且在政策措施上都存在偏误,如果仍然依照过去的老路,中小企业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为此,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建立向中小企业贷款的激励机制。主要利用财税手段,无论是什么银行,只要向中小企业放款,都给予税收优惠。


第二,建立中小企业贷款融资风险补偿机制。既可探索以省为单位,建立中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基金,当中小企业发放贷款发生违约风险时,基金负责向相关金融机构提供一定比例风险补偿。


第三,做强做大省级担保公司。在各省级担保公司的基础上,可吸收合并民营中小担保公司或其他民营资本,增大担保公司的资本实力,提高担保能力,扩大担保业务。并在此基础上,可以参加日本、德国等国家的方式建立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


第四,建立中小企业征信体系,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服务。


第五,修订《担保法》有关“抵押物”的规定。现行《担保法》是1995年立法并开始实施,2009年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对“抵押物”的规定,显然已经与不符合现在的实际情况。《担保法》中明确规定“宅基地、土地承包经营权等”等不得作为抵押物,以及现在银行常用的应收帐款、股权、无形资产也没有从立法角度得到确认。因此,尽快修订《担保法》已经迫在眉睫。

 



(作者简介:戴晓凤,民盟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教授,湖南大学两型社会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