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晓凤:关于强化县域“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监管的建议


“县域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是最能直观反映金融业服务县域经济与“三农”情况的综合性指标。党中央2014年一号文件中,就明确指出,要“不断提高存贷比和涉农贷款比例,将涉农信贷投放情况纳入信贷政策导向效果评估和综合考评体系”,以强化商业金融对“三农”和县域小微企业的服务能力。


 在县域经济与农村经济发展过程中,融资矛盾一直都很尖锐。这不仅仅反映在县域,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支持的难度大,更为严重的是金融机构尤其是大中型商业银行,“县域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长期过低,成为抽水机,将当地资金大量向外输送,造成了县域资金流动的异化:一方面,政府为了将资金从外引进来,不惜代价招商引资;而另一方面,本地所拥有的金融资源却很便宜地由金融机构向外输送。具体可从以下几方面来分析:


首先,从县域金融机构存贷比的数据统计分析看,长期处于较低水平。我们以湖南省14个地级市管辖下的86个县及县级市为对象,统计其2012年末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并得出其存贷比。


从总体看,湖南省86各县及县级市的平均存款余额为101.84亿元,平均贷款余额为46.21亿元,平均存贷比为42.69%。这就是说金融机构在县域每吸收100元存款,平均只有42.69元用于支持当地经济发展。


其次,从县域金融机构存贷款结构的数据统计分析看,大中型金融机构占据当地七成金融资源,使用却不足三成。根据我们对湖南省耒阳市2013年第三季度末金融机构存贷款结构数据的调查,从存款结构看,工、农、中、建与邮储五个国有大行占据了县域总存款216.39亿元的150.89亿元,占比69.97%,其中,单位存款占74.69%,个人存款占比68.72%。由此说明五个国有大银行占据了当地七成的金融资源。


但从贷存比看,五家大型银行贷存比为26.84%,不足三成,尤其严重的是,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的存贷比均不足20%,邮政储蓄只有5.39%。这说明占有七成的金融资源只有不到三成用到了本地。


再从贷款结构看,五家大型银行的短期贷款占比不到14%,而中长期贷款占到86%以上,短期贷款主要是中小微企业的流动资金贷款,而中长期贷款多为政府与大型企业的市政与重点项目贷款。这说明五家大银行基本上揽括了当地的优质客户和重点项目,尤其是建设银行,短期贷款比重只有2.54%,而中长期贷款则达到了惊人的97.46%。


第三,从县域民营企业融资需求满足状况的统计分析看,需求旺盛,但难以满足。我们以湖南省402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对象,就企业融资情况进行问卷调查,发放问卷402份,回收297份。297家企业中除去省直属企业12家,长株潭地区28家,剩余257家均属于县域民营中小企业。我们可从以下几方面了解县域金融需求及其满足状况:


一是从企业融资满足度来看,近三年的平均融资满足率分别为76.58%、77.09%和78.10%。而且,企业规模越大,融资满足需求的程度越高。


二是从企业融资来源看,主要是银行贷款。在统计的企业中,55.89%的企业主要融资渠道相对单一。在各种融资渠道中,有88.89%的企业选择了银行贷款作为其主要融资来源,而其它融资渠道相比银行贷款在企业融资中的作用明显偏小。


 三是从银行贷款获得性看,大多数民营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困难且中小微企业尤其严重。调查结果显示,65.66%的企业认为从银行获得贷款“困难,但可以争取”,5.39%的企业认为“很困难”,只有28.28%的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比较容易。而认为获得银行贷款困难的企业中,81.99%的企业的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下,而在认为从银行获得贷款容易的企业中,34.52%的企业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上,可以说明中小企业要获得银行贷款确实比较困难。


第四,从对“涉农贷款”调查情况分析看,“涉农贷款”风险大,根本无法达到监管部门的“两个不低于”。我们对湖南省耒阳农商行、吉林省九台农商行和潍坊农商行的调研中,真正意义上的“涉农贷款”不到总贷款额的10%,集中面向当地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少数种养殖业大户,其贷款量、贷款增速、贷款所占比例都达不到人民银行与银监局要求的“两个不低于”,即“确保涉农贷款增量不低于上年、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其主要原因就是“涉农贷款”风险大,如耒阳农商行推出的便民“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几乎都成了不良。各地农商行为了应对监管,不得不采取变通方式,将凡是农民户籍的人所属贷款都列入了涉农贷款,而不计贷款用途。


第五,从县域民间借贷情况分析看,民间借贷活跃,且都是高利贷。由于民间借贷处于隐蔽状态,无法进行统计,但据湖南省耒阳市和湘潭市等地金融行业内相关人员的粗略估计,在县域民间借贷活动要占据当地融资份额的三成以上,其利率都在基准利率的四倍以上。


根据对湖南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调查,民营中小企业虽然不愿意选择却仍有不少企业参与民间借贷。在统计的297家企业中,就有占比22.9%的企业在最近三年中参与过民间借贷。而参与过民间借贷的企业53%是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贷款,26%是通过商会、合会等方式的合法集资,19%是通过中介从私人处借款。调查结果还显示,民间借贷的成本,不同企业差异较大,89%的企业从民间借贷的成本都在4倍基准利率左右。


第六,县域小金融机构具有充足的资金放贷能力,却因贷款配额限制无法放贷。如我们调查的耒阳农商行,贷存比长期处于50%左右。因为受资本限制,信贷配额不够,吸收的存款无法贷放出去,经常性有三分之一的存款以同业存款形式存放在大中型银行,同样被这些银行从县域抽走。


县域经济发展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保障,也是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能否持续调整增长的决定性因素。为了确保县域经济发展的资金供应,不仅要大量从外部吸引资金向县域投入,更重要的是要帮助县域留住资金。从经济与社会效益看,留住本地资金不外流,肯定要比从外部吸引资金的成本低。党中央一号文件布署了今后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对各大金融机构提出要增加县域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的要求。但如何将这一政策措施落到实处,却需要金融监管部门的跟进。为此,特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在对县域金融进行监管时,人民银行与银监局在“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上设立具体的指标任务要求。


第二,对已经进入县域的大中型国有控股及股份制银行,规定“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的年度增长计划,以及必须在一定年限达到的最终目标。由所在地银监局负责监管。目标完成情况直接作为各银行县域分支机构增设的条件。没有达到目标的银行,不允许在县域增设新机构。


第二,对于新申请进入县域的银行金融机构,必须根据要求制定有“贷存比”与“涉农贷款比”计划书。


第三,建立县域商业银行和农信社与其他大中型银行分类监管体系,探索对于县域金融机构向县域经济资金投入的激励方法和机制。


第四,加快县域民间金融开放改革的步伐,保证县域金融市场的正规运行。

(作者简介:戴晓凤,民盟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教授,湖南大学两型社会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