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志强:于加强和提高“媒体问政”成效的建议


目前“媒体问政已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2008年胡锦涛通过人民网与网友在线交流被认为是“网络问政元年”统计显示已有三万多个政务机构及公务员开通微博,形成与公民间的微博问政;而自2011年起已有湖北、湖南、广东、河南、海南等20多个省份相继推出电视问政节目,十分火爆。媒体问政能通过暗访、与政府机关直接对话等多种形式,将社会问题直接摆在公众与政府面前,彰显监督批评和整改的作用;能使政府有效与民沟通,达到治庸问责,奖优罚劣,提质提效的目的。目前媒体问政的步伐正不断加快,从新媒体逐步向主流媒体发展,成为我国全面改革中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的一种创新之举。但在发展过程中,仍面临不少问题,归根结底就是没有真正发挥媒体监督批评的作用,未能将问政落到实处。

 一、媒体问政”中存在问题

1.未形成规模

    “媒体问政”作为媒体舆论监督的重要途径和手段,并未引起媒体高度重视,特别是未能得到主流媒体的高度重视。目前所进行的“媒体问政”,都是上级行政主管部门推动的结果,并不是媒体自主行为。目前媒体问政”的强度和频度不够,数量不足,未能形成规模,未能常态化。

    2.常常流于形式

尽管部分“媒体问政”取得了不错的社会反响,比如近期湖南经视的“电视问政”,但大部分的“媒体问政”还差强人意,在媒体问政中,部分官员“打官腔、说空话、打太极”到最后总能归结到“历史遗留问题”;或者对公民的留言不作处理甚至删除了事。而一些媒体仅把问政做成一档节目,目的是让官员出丑让观众过瘾以获取高收视收听率。最终媒体问政流于形式,只是当了部分官员作秀的工具,或吸引受众眼球的刺激物,并没有实现真正问政。

3.缺乏后续跟踪

目前,“媒体问政”更多的成为了社会信息收集的窗口和途径,实际上媒体问政主要价值就是监督执行,但目前“媒体问政”往往缺乏后续跟踪。武汉电视台《电视问政》节目评论员吕忠梅认为,虽然在节目现场官员常常承诺“马上就办”,但往往许多事情要落实很难。目前媒体问政常常是点出了问题,政府在压力之下做出了承诺,但最终是否真正解决了,媒体问政忽略了给公众递交一个满意的答案。这是媒体问政存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没有真正发挥其监督、批评和整改的作用。

    4.制度保障

实际上,上述三个问题的归结点在于,“媒体问政”缺乏制度保障。应该说,在媒体问政中,“政”是主角,媒体只是一个连接公众与政府的前台,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台”,即制度来支撑。目前在没有制度保障下,媒体问政几乎都依赖于当地政府高层官员支持和指示。如果上层领导换了,媒体问政就不一定能坚持下去了。例如备受好评的湖北武汉的《电视问政》,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其省委书记的支持,将会面临怎样的尴尬局面。与此同时,由于没有制度规定,很多官员不愿出面配合或者回应,级别越高越难请,而基层的政府官员不受重视又很少受邀出场,也因此造成“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现象。

总的来看,目前“媒体问政”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存在一定的缺乏与不足。要能真正让权利在阳光下运行,就必须加大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作用,就必须重视和改进诸如“媒体问政”等最有效的舆论监督的手段。

二、加强和提高“媒体问政”成效的措施

1.高度重视“媒体问政”作为监督政府行为的重要手段

目前我国需要提高和加强对政府行为的监督,应解决探索监督政府行为的途径和手段,而“媒体问政”作为监督政府行为的重要手段,应被受到高度重视和采用,党和政府应自觉应用“媒体问政”这一重要方式,授予媒体这种职责和权利,使其真正发挥作用。

2.下达“媒体问政”的任务和指标

各级党组织对所管辖的媒体下达“媒体问政”的具体任务和指标,规定其“媒体问政”的强度和频度,使“媒体问政”作为一个刚性的政治任务来实施,从而改变“媒体问政”的临时性和随意性,使“媒体问政”常态化。

    3.制定和出台“媒体问政”的管理条例

有关部门制订一个从选题、内容安排、后期跟踪以及结果呈报等环节的“媒体问政”的管理条例,规范每一个环节,确保真正实现监督作用。管理条例中明确媒体问政的导向,即促进政府及时解决问题构建和谐社会,避免只顾吸引受众眼球增加收听收视率、导致官员出丑再不愿配合的恶性循环划分问政的选题范围,力图在媒体问政中解决更深度、更急切、更有意义的社会问题,避免出现家长里短的较小、较琐碎的民生话题,实现资源的有效利用规范媒体问政的“后续跟踪报道”环节,回访跟踪所暴露的问题解决媒体问政中所反映的问题,让媒体问政真正落到实处,实现媒体问政的真正目的。

4.评估和评比“媒体问政”的成效

各级党组织应组织相关专家和学者对所管辖的媒体问政实施成效进行评估,以改进和完善“媒体问政”的具体实施方案,并对所管辖的媒体问政实施成效进行评比和排序,以调动媒体进行“媒体问政”的积极性和动力。

5.加强“媒体问政”相关理论研究

    组织相关专家和学者针对不同形态、不同运行机制的媒体进行“媒体问政”的目标、任务、要求、流程、内容、环节等相关问题进行理论研究,从而为“媒体问政”提供理论支撑,提高“媒体问政”的实效。

唯问政于民方知得失,唯问需于民方知冷暖,唯问计于民方知虚实。在媒体问政得到真正落实的道路上,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