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文化研究要为现实服务——随湖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下乡纪实


汽车下了公路,又在深山险路上盘旋了几十里,终于“嘎”地一声停下了。湖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第一个跳下车后对大家说:“到了,这是我们此次下乡的第一站,怀化市会同县高椅村。”

        胡彬彬此次带头下乡有两个目的,一是带着他的美国硕士留学生雷瀚杰和两名中国博士生李芳和吴灿到农村现场上本学期的第一课。二是带着3名英美著名建筑设计师考察湖湘特色建筑,以期使他们正在参与设计的长沙市地标性项目“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中的一个子项目——院落式宾馆具有中国民族特色、湖湘风格。金秋时节,本报记者跟踪采访,看胡彬彬是如何诠释“中国村落文化研究”的。

了解村落文化必须到农村去

       “我们中国的传统村落,不光是建筑独特,它蕴含的文化内容更加丰富。比如这个院落。”胡彬彬边说边跳上一个高台阶对大家讲道,“起先,这个大门正对道路,可中国的堪舆学即风水学认为,那叫‘当冲’,不吉,于是这家主人便在门前砌了一道女儿墙,并垒进一个小土地庙,这样,就破解了‘当冲’的弱点,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在人与自然、人与建筑中的独特表现。”在会同县高椅村,胡彬彬告诉记者:“了解村落文化必须到农村去。”

        来到建于道光三年的邵东县荫家堂时,胡彬彬又讲起了中国建筑中蕴含的按长幼之尊、男女之别的秩序等级而配其相应居室等文化现象。“这家主人便是带着4个儿子修建了这座庄园……”

        在始建于光绪十六年的双峰县三塘铺,号称中国第二大庄园的“体仁堂”,面对其中的一座中西结合的院落,胡彬彬主要介绍了晚清时,它的主人刘敏吾思想先进,建造了这座西洋楼的原因。

        胡彬彬的博士生吴灿拿着相机,不时地对准门楼、街道、祠堂,甚至趴在墙根处,对着刻着年月的砖墙急切而认真地拍摄着。博士生李芳则一边静静地听,一边飞速地记录着。

3个外国专家詹姆斯、本杰明、谢拉夫更是上下左右转换着各种拍摄角度。

“古村落的破坏程度比想象的快得多”

       在双峰县“体仁堂”考察时,胡彬彬寻找着一个原来的石桥,可那个院内已然空空如也,他一连问了几个住户,可他们都说不知道桥去哪儿了。

       “没想到,我国古村落的破坏程度,要比我想象的快得多!”胡彬彬惋惜而无奈地说。

       李芳深有感触地向记者介绍:“胡老师不断地在各地的古村落考察研究文化现象,并为它们的保护而奔走呼吁,也因此使一些村落发展了旅游,从而改善了村民的生活,许多村民都对胡老师有着很深的感情,前不久我们到邵阳市黄桑乡,就有一位农民拿出一块腊肉,那是他特地从春节一直给胡老师留着的。”

       在与胡彬彬两天的下乡考察中,记者已感到很累了,但他却说:“有汽车坐,这是我所有下乡中最好的一次,许多时候我都是靠脚走,靠租用摩托车骑行。”

研究文化 服务现实

        下乡回来,走进湖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的资料室,记者被一面半墙边的资料架上的一叠叠原始资料所吸引。该“中心”成立于2009年,而胡彬彬从1981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邵阳市工作时开始,就爱上了研究古村落及其文化内容。每年他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全国各地的乡间考察,曾创下一年磨坏11双鞋的纪录。因此,“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的许多材料和成绩,都是靠他和他的团队在基层艰苦的行走取得的。

       在“梅溪湖”项目中,对一座拟于明年3月开工的院落式宾馆,胡彬彬曾几次和市领导沟通,建议一定不要建成千楼一面的洋垃圾,而应建成中国的建筑,人与自然天人合一、自然协调、具有本土即湖湘文化元素的建筑式样,但又不是简单地复制、复古,要能够让住的人享受到科技带给人们的便利。市领导支持并采用了他的建议,这才有了这次他带队去古村落的实地考察。几个专家在考察回来后,一致表示完全接受他的意见,要设计出既有中国民族特色、湖湘风格,又具有现代科学功能的合格建筑。

       胡彬彬经过长期的考察研究发现,中国传统村落是我国最基层的社会单元,对其传统文化精神内核的家庭家族观念、亲孝礼仪、伦理秩序和国家社稷观念、积善举善观念等,应加大保护与弘扬的力度,为村落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提供肥沃的土壤。如在农村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偏远农村,应尽快恢复、建立、健全乡村文化站点,并经常性地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寓教于乐的文化活动形式,去组织村民进行文化活动,这必然会促进基层村民对于他人、对于集体、对于祖国的凝聚力,推动价值取向的一致性,从而取得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长期效果。